宋玉

哲学家的日常

长大了
(看他这么优秀,会害怕他累,再想一下,未免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,喜欢的事情他一定会坚持下去,如果累了,他一定也可以走出牢笼)

被冲刷的色彩

在办公室看到学生交来的作业簿,和室友讨论起小时候我们练字。
记得小学时候下午第一节是写字课,低年级高年级哪个练硬笔哪个练毛笔字我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我的小学时光在丢失了两支毛笔之后,第三只毛笔买到手的时候就匆匆结束了。
剩下了一个冰棍和风扇陪着一株向日葵生长的暑假。

我的小时候是在爸妈工作的工厂里长大。

我拥有自己的面对着一片流动缓慢的河水的铁架楼梯,还拥有一片结工后月光轻铺的寂静的空地。
我人生的第一株向日葵就生长在那个铁架楼梯上,我往往稍稍缩一下身子就可以将自己藏在最顶上的楼梯上,底下偶尔有工人叔叔聚在一起抽烟,或者阿姨结伴上完厕所谈论着衣服发型呼啸而过。
我的向日葵由一粒没熟的葵花籽长起来。...

可爱运动会,口号要响亮!

面具

年级主任

我们年级主任口头禅单字一个“哎!”字。

今天下午跟学生家长谈话,
“哎!凡事三思而后行嘛!”
“哎!都是为了孩子好嘛!”
“哎!快给你妈端板凳!”
“哎!你看看这都第几次抓到了?上次签名的检讨书还在这呢!”
“哎!”

模样憨态可掬,每次大声的“哎!”一次我都紧跟着吓一跳然后隐隐觉得好笑。
主任脾气好,看样子就知道是个老好人,但是脾气也爆,看训话就知道。有个上小学的闺女,天天搁我们办公室里面上演机灵闺女和女儿奴的真实戏码,看的我们偷偷笑个不停。

我们年级主任是个慈祥的(可爱的)中年胖子!

教学楼一楼大厅的意见箱
#有孩子的每一天都有笑点啊

画一个认真开会的自己(吐槽一下学校拍照片老师的技术,真的很随意了)

日出

©宋玉 | Powered by LOFTER